辽宁禾丰牧业
News of Group

比亚迪巧用利润调节器 或存用控股公司虚增营收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1-13 15:01 浏览: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比亚迪作为新能源汽车的白马股,备受市场关注。但新浪财经通过翻阅比亚迪历年财报,发现在其华丽的经营业绩背后,暗藏调节利润的玄机。比亚迪或试图通过操纵合并范围、借助关联交易来粉饰其真实经营结果。

  (一)巧用规则:控股51%公司未纳入合并范围 20几天内关联交易突击猛销37.17亿

  公开信息显示,“广州广汽比亚迪新能源客车有限公司”是比亚迪与广汽集团在2014年8月共同出资设立的,目前注册资本3亿元、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49%。单从持股比例来看,广汽比亚迪应是比亚迪的控股子公司,但即便如此,广汽比亚迪却并未被纳入到比亚迪的合并范围当中。

  这其中暗含了一个精妙的董事会席位设计:根据该公司的公司章程董事会设六名董事席位,比亚迪和广汽分别派出3名董事,同时董事会决议须经全体董事的三分之二以上表决通过,因此比亚迪股份和广汽集团对广汽比亚迪实施共同控制;正是基于“无法有效实时控制”的条款,令比亚迪和广汽都能“成功地”未将广汽比亚迪纳入到上市公司的合并范围中。

  未将广汽比亚迪纳入到合并范围,这对于比亚迪而言会产生一个重要的影响:比亚迪对于广汽比亚迪的销售,不管广汽比亚迪方面是否已经将对应的汽车真正销售出去,至少在财务核算方面,都会形成比亚迪的销售收入和利润;但若将广汽比亚迪纳入合并报表,广汽比亚迪若未将比亚迪销售给其的货物实际卖给第三方,那么在合并层面将需要把比亚迪对广汽比亚迪的营业收入抵消。

  因此,未纳入财务报表的广汽比亚迪能够成为比亚迪的有效利润调节器,比亚迪可以向广汽比亚迪倾销其产品、将产品积压在广汽比亚迪的库房当中,以此来虚增比亚迪的营收,达到粉饰报表的目的。

  根据比亚迪2018年6月8日公告披露数据,年初至披露日6月8日,比亚迪对广汽比亚迪关联销售金额为8.14亿元。

  而根据比亚迪2018年半年报数据,至2018年6月30日,比亚迪与广汽比亚迪间的关联交易增至45.31亿元。

  比亚迪赶在2018年半年报截止日期,这诡异的突击交易不禁令人质疑,比亚迪是否通过不把广汽比亚迪纳入合并报表而将其作为利润调节器?比亚迪在半年报期间对其突击销售是否涉嫌虚增营业收入,达到粉饰财务报表的目的?

  带着这些疑问,新浪财经通过分析二者之间的关联交易,整理疑点,对其进行一一论述。

  广汽比亚迪自14年8月份成立起,比亚迪认缴出资1.53亿元,当年实缴6120万元。广汽比亚迪成立起初,比亚迪与其之间并未产生关联交易,但自15年比亚迪对其增资9180万,完成1.53亿元资本注入后,二者间的关联交易便一发不可收拾。15年自18年上半年比亚迪对广州比亚迪其销售金额分别为1731.4万元、4.27亿元、18.5亿元,45.31亿元。16年、17年、18年关联方交易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366.21%、332.99%、136133.07%。

  疑点一:比亚迪对广汽比亚迪关联交易高规模增长下,广汽比亚迪是否将该部分货物对外真实销售?

  我们或许能从披露的有限数据窥探一二,2016年比亚迪向广汽比亚迪销售金额高达4.27亿元,但广汽比亚迪2016年仅实现营业收入9704.3万元,单从关联方的采购就为广汽比亚迪营收规模的4.4倍,可见其相对较小的营收规模与其巨额的关联方采购规模相背离。若假设广汽比亚迪本期营业收入均源于对比亚迪采购货物加工后的销售,那么广汽比亚迪对外销售比亚迪货物的金额仅为采购金额的22.73%,其中若将广汽比亚迪加工的成本以及毛利润计算入内,该比例将会更小,也就是说其对外销售不及采购的两成。

  至2017年,二者关联交易规模进一步扩大至18.5亿元。这一年是广汽比亚迪收获的一年,一年内广汽比亚迪实现营业收入达20.15亿元。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在对外销售形式貌似将一片大好下,至2018年,广汽比亚迪营业收入竟直接变为零,颗粒无收,18年1-4月份广汽比亚迪未对外实现任何销售。

  此外,比亚迪对广汽比亚迪关联销售2016年金额为4.27亿元、2017年金额为18.5亿元、2018年上半年金额为45.31亿元,合计关联销售金额达68.08亿元。而广汽比亚迪2016年至2018年1-4月份营业收入合计金额仅为21.12亿元。

  此时假设广汽比亚迪两年半内从未销售过自产产品,全部营业收入均来自于比亚迪关联采购加工后货物的销售,并且也不考虑广汽比亚迪涉及的加工成本以及毛利润对比例的稀释,广汽比亚迪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占关联采购总额的比例为31%,太阳娱乐也就是说两年半内,广汽比亚迪对外销售比亚迪的货物仅三成。由此可见,广汽比亚迪对外销售货物的真实性存疑。换言之,比亚迪或许仅将广汽比亚迪作为其利润的调节器,广汽比亚迪是否对外销售并不对其财报产生影响。

  疑点二:应收大额挂账、持续经营能力存疑,比亚迪对于广汽比亚迪的销售是否能形成真实的回款呢?

  根据各年度报告数据披露,比亚迪对广汽比亚迪的应收账款余额2015金额为1998.5万元、2016年金额为5.16亿元、2017年金额为26.66亿元、2018年上半年金额为79.2亿元。而比亚迪对广汽比亚迪关联销售2015年金额为1731.4万元、2016年金额为4.27亿元、2017年金额为18.5亿元、2018年上半年金额为45.31亿元。

  由此推算自2015年至2018年半年报比亚迪对广汽比亚迪合计销售金额达68.25亿元,而比亚迪对其应收账款余额达79.2亿元。其中比亚迪记录的关联交易销售收入应为已扣除了增值税后的金额,而对其确认的应收账款为含税金额。根据比亚迪所属行业为汽车生产制造业,适用的增值税税率应为17%,那么将68.25亿元的关联销售收入*(1+17%)后则为含税销售收入,计算后金额为79.85亿元,而比亚迪对广汽比亚迪的应收账款为79.2亿元,

  不仅如此,新浪财经发现广汽比亚迪持续经营能力存疑,其履约能力或将无法保证比亚迪的销售回款。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广汽比亚迪其2018年1-4月份营业收入为零,净利润亏损2566.5万元,2017年盈利834.4万元,2016年亏损9602.7万元。但自比亚迪将广汽比亚迪作为长期股权投资采用权益法核算以来,广汽比亚迪净利润对比亚迪长期股权投资的损益影响持续为负数,这也就代表了即使广汽比亚迪在17年实现盈利,但在扣除了与比亚迪关联交易影响下,仍处于亏损状态。并且自14年广汽比亚迪成立起,其对比亚迪损益影响持续为负,也就表明广汽比亚迪自成立起,扣除关联方交易后从未盈利。

  与此同时,因关联采购广汽比亚迪资产负债率不断飙升,债务压顶。2016年广汽比亚迪总资产为8.99亿元,净资产为1.7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0.81%。至2017年伴随着关联交易的激增,其资产规模扩大了2.5倍,但净资产却相对减少,这表明了广汽比亚迪资产负债结构在不断恶化。2017年其总资产为31.28亿元,净资产为1.48亿元,资产负债率飙升至95.30%,相较增加了14.49个百分点。

  至2018年4月份,其总资产为31.56亿元,净资产为1.2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6.15%,负债规模为30.35亿元。但截至2018年上半年仅比亚迪对其的应收账款就已高达79.2亿元,环比增加52.54亿元,增加额为广汽比亚迪原负债规模的1.7倍,这或许意味着广汽比亚迪债务将进一步高企,债务规模将至少达79.2亿元。

  综上所述,从广汽比亚迪负债高企,18年营收为零,并且盈利能力持续不佳等种种迹象来看,不得不让人质疑其持续经营能力以及履约能力。而比亚迪对其的关联销售应收账款大额挂账79.2亿元,广汽比亚迪的履约能力是否能保证比亚迪日后的销售回款,目前尚待考证。

  不过比亚迪似乎也意识到了回款难的问题,在2018年上半年,比亚迪对广汽比亚迪关联方应收账款计提了4144万元的坏账准备。

  (三)比亚迪是否有向广汽比亚迪持续大额销售货物的必要性?是否将其作为利润调节器?

  从上述论证来看,广汽资产负债规模恶化,持续亏损并且18年营收为零,然而在此过程中比亚迪从未停止过向其倾销产品,并且关联交易销售规模在不断扩大,自15年的1731.4万元增至2018年上半年的45.31亿元。

  结合广汽比亚迪盈利能力不佳,处于连年亏损状态,而随着从比亚迪的采购不断增加,采购款项一直以债务的方式挂账,致使广汽比亚迪资产负债率高企,债务压顶。并且两年半内仅销售采购额的3成,2018年1-4月份营收甚至为零等种种迹象来看,比亚迪在此过程中是否存在向广汽比亚迪关联销售的必要性?并且关联销售金额不断飙升,金额重大,不得不令人质疑其销售的目的?或仅为调节营收净利?

  目前从比亚迪2018年财报来看,比亚迪对广汽比亚迪实缴出资1.53亿元,自14年起因广汽比亚迪盈利能力不佳,其亏损的净利润对比亚迪的损益影响一直在削减广汽比亚迪在比亚迪财报长期股权投资的账面价值,至2018年上半年,比亚迪确认的广汽比亚迪长投账面价值已经归于零,也就代表当初的1.53亿元出资额至目前已经消失殆尽。

  其中比亚迪是否存在不惜牺牲合营公司的利益,以巨额的关联交易拉动其销售,来完成粉饰财报的目的?

  而在广汽比亚迪持续经营不善,2018年颗粒无收下,比亚迪在2018年6月8日发布的《关于增加2018年度日常关联交易预计的公告》,给了广汽比亚迪一剂强心针。

  根据公告披露显示,预计2018年与广州广汽比亚迪新能源客车有限公司关联方交易金额达85亿元,交易类型为“接受关联人委托销售”。公司称本次新增的日常关联交易是基于交易双方正常生产经营而预计,根据广汽比亚迪业务需要委托本公司及控股子公司销售其生产的新能源商用车。

  广汽比亚迪委托比亚迪销售其产品,原预计2018年委托销售金额为零,现新增金额竟高达85亿元。业内人士称这或预示着广汽比亚迪自身本无销售能力,并且由于多年的关联方采购导致大量存货囤积,此时借助比亚迪将其多年累积的库存倾销出去。同时这也表明了今后比亚迪与广汽比亚迪不论是关联方销售还是关联方采购,二者的关联交易都会更近一步的密切。